两猜不同路

于所有人中看见无所有…

真正的缘,不是一眼万年,心如擂鼓。
是美好的年龄我遇见了你,恰当的时光,你的出现。
我触摸你的可爱的脑袋,以为理所当然,当有人问起时,你说自己并不喜欢,我愣住,我审视,我克制,我失去,我以为。那句为何我的触碰你不拒绝的话语到嘴边又咽下。
我说话,语言代替我的亲密,我希望我的温柔,所有人皆有,只为掩饰那份独特。
有而不知止,失其所以有,欲而不知止,失其所以欲。

大概只有这里是我的乐土了,哪怕喜欢是孤独的,我任选择终身!

美丽不可方物,'帅气又显逼真。

莱斯


“时间也许是一种解药,也是我现在所服下的毒药”。你可以在漫长时光里思念一人至亡,也可能寂寞时光里淡忘一人至无。

   故事开场于一个罗曼瞬间,你的触碰,不经意,我的回眸,不刻意。我知道你正看着我,而我也正看着你,这便足够了,足够我花一昼来遗忘,花一梦来回想。

从此,我将你从陌路变成驻足。我以为我开始和幻想恋爱了,然而我却在寂寞时光里将你淡忘,我任是你的陌路。

我想一个故事,关于情愫的故事,总是要不断地发生意外才能跳动“沉寂”的心,那场“羞耻”的意外,你扮演着謦事者,而我假装着旁观。只一瞬,你平视前方,手臂向后伸,对了,你没有醉,却怎么也望不见我,或许上天也可怜我,我紧攥着心跳走向你,闯入了你的手指尽头,不经意,不刻意。我尝到了肌肤的味道,我不敢乱了心,慌了神,因为你说了抱歉,若无其事,我真想听听你狂乱的心跳,如我一般。我偷偷地添了添嘴唇,觉得羞耻,又有点刺激,我需要这样的刺激,填充我对生活的迷茫,饱满我青春的缺憾。

时间也是一种毒药,我想要你做我的解药。

爱而不得